願從此安居樂業在龍泉

近幾個月以來,由屏東鄉親組成的「大龍泉地區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在短短幾個月 (自救會成員也許感覺很漫長吧) 串連國內外鄉親並結合學術與媒體…等各界力量,向屏東縣政府表達堅決反對聖州企業申請龍泉開發案土地變更計畫。

六月四日返鄉,趁著將一批書香家鄉計畫的書捐贈給崇文國小,去參加當天自救聯盟在龍泉寺前廣場的說明會。當天,客家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早已就定位準備全程報導錄影,天氣酷暑悶熱,但從傍晚起,各村庄居民就陸續前來,很安靜平和專注的態度與縣府官員對話。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居民自動自發前來,關心生態破壞對居民生活的影響,臉上流露出關心與守護家鄉環境的堅決意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廣場,筆者初識自救聯盟的發起人鍾益新老師、屏科大黃美秀教授,和同為自救聯盟成員李鎮南先生及崇文社區圖書館志工廖永德老師,幾位圖書館志工媽媽也在現場幫忙,也見到久違而令人尊敬的林崇智老師…。喜相逢,原來是喜訊的前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端午節當天自救聯盟召開記者會,公布國內外學者五百多人連署反對設廠案的連署,國內幾個社會環保媒體平台也熱烈支持。終於,在六月十七日,有了轉圜!屏東縣政府審議委員在開會審議後決定 繼續閱讀

分享好閱讀–《讓湍河流走》

 

緣於家鄉龍泉目前如火如荼展開呼籲保護水源的反工業區設置運動,最近幾篇文章都圍繞著水的主題。

幾年前「書香家鄉計畫」捐贈的書籍中,有開環保先河的經典大作《寂靜的春天》,以及一本繪本,恰巧和水與環境保護活動也息息相關:《讓湍河流走》。

photos by Li 004

 

《讓湍河流走》是根據美國的真實故事所寫成。作者珍.尤蘭(Jane Yolen)獲過無數的獎項,包括凱迪克金牌獎。繪者芭芭拉.庫妮 (Barbara Cooney)也得過美國凱迪克金牌獎─最高榮譽繪本獎。書題獻給珍妮.格蘭茲克(Janet Grenzke),最了解垮濱水庫的人。

故事透過六歲小女孩的眼光看自己的家鄉,從繁榮一時到開發建設,田園家鄉沒入水中……。

 

photos by Li 009

 

崇文國小老師和學弟妹們,如果您看到這篇文章,無妨去學校圖書館架上找出來讀一讀,藉機思考、想像,自己的家鄉,能夠擁有怎樣的未來?

分享一位鄉親陳悅玲小姐發布在臉書的一段感慨:

我們屏東都是喝地下水˙˙˙每個人都只是想喝乾淨的水˙˙˙˙˙˙˙難道要喝乾淨的水˙˙˙對你們政府來說你們做不到˙˙˙˙我們˙要喝乾淨的水˙˙˙˙從何時開使始變得這麼遙不可及˙˙˙˙˙˙˙˙不管你用了多少噸的水˙˙˙怎麼排˙˙˙怎麼過濾最後都到農產品˙˙˙˙及我們的肚子裡了˙

 

龍泉好水的消失,會成為龍泉噩夢般的未來嗎?

但願有轉圜的機會,透過多方的努力和協調的智慧,讓地方政府和中央明白: 工業到工業區去發展;而農地,就該堅持留給農業,這樣,各得其所,土地上的萬物,才能夠生生不息。

 

 

 

 

塔古斯河美不過我家鄉的龍泉

 

家鄉的小河,是最初流過我心靈的生命河流。家鄉山水,貴在唯一。山不在高,水不必深。懂得感念,那麼,家鄉山水永遠會是一個人心靈的寄託,勝過世界的千山萬水。

葡萄牙詩人佩索亞曾寫過著名詩歌,前三句詩是:

塔古斯河美過我村莊的那條小河

但塔古斯河又美不過流經我村莊的小河

因為塔古斯河不是流經我村莊的小河

       --佩索亞 (Fernando Pessoa) 

塔古斯河(Tagus,自葡萄牙語稱Tejo,西班牙語稱Tajo),是伊比利半島最長的河流,也是歐洲大河,全長1,007公里,在西班牙境內有785公里,葡萄牙境內有179公里,流域面積共81,600平方公里,最後注入大西洋。

塔古斯河 葡萄牙境內

(塔古斯河 葡萄牙境內  / 圖取自維基百科 )

 

幾年前讀到佩索亞這首詩,總會想起我家門前有小河……與歌曲不同的是,山坡也在家門前。北大武山和門前的小河,都是崇文校友們童年的記憶。家門前的小河流雖然名不見經傳,但昔時河水清澈,不僅村裡的婦人會汲水、利用乾淨的河水洗衣、洗菜,小時我還經常在河邊刷牙洗臉,然後請在洗衣的母親為我及腰的長髮綁辮子。

家門前的小河流是從更上游的龍泉流下來,當然也流經小學門口。我曾經和同學在校門口互道再見,一不小心轉身從橋上倒頭栽,當天幸運只是淺淺水流,只記得躺在河裡時,最在意白色制服沾到青苔痕,同學促狹大笑和自己的難為情,都已如流水去…。

小河流依然是那條家鄉的小河流。

IMG_2828

(從三地門遠眺山與水)

 

後來,我家門前無小河了,小河被馬路擠到地下,變成下水道。可是數十年來主政者不重視家鄉地下整治這類基礎民生建設,結果是:不易看到政績的都不理不睬,功用重疊的道路挖腸剖肚的開了又開。

直到現在,尤其每年夏季豪雨,颱風季往往氾濫急下,從黎明村、龍潭村、龍泉村等高處流下的滔滔泥水,讓馬路頓成混濁的小黃河,居民多半自備攔水道具沙包等等,都很認命。家中搶救不及的家具用品,泡水後雨過天晴時,那些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的東西,有時恨不得一把火燒了還痛快乾淨!

電視畫面報導過屏科大門前畜牧系學生騎馬的窘狀,殊不知豪雨成災簡直已成每年家鄉的常態,至今沒有多少改善。也許是家鄉居民向來都篤實,不明白世界以飆悍為尚,「會吵的才有糖吃」的硬道理。溫良恭儉讓的傳統美德,在社會更往往只是笑柄。直到連最後一片綠地藍天好水都將要被強奪消失,「龍泉」不再是看不見的河流、地底的湧泉,而成為凝聚居民護鄉決心的家鄉之河象徵,「自己的家鄉自己救」。當然,「家鄉」的定義,端看個人去定義的,眼界有多寬,家鄉就有多大!

這幾天巴黎遭遇百年一次的河水氾濫,汪洋一片。到過法國巴黎的人,多半會愛上巴黎的塞納河,她甚至成為生命裡另一座想念的城市,與頻頻回望悠悠的浪漫河流。葡萄牙作家佩索亞也以詩句歌詠讚嘆過塔古斯河,但他也說: 繼續閱讀

羊年捐書第 3 彈—晨讀10分鐘

2015年捐書書單公告在此,書目的順序完全根據圖書館提供,如果您發現書單裡混入一部分並非您寄給【書香家鄉計畫】,而屬於個人捐書,還請各位捐書者多包涵!所有豐富家鄉文化和教育資源的成果,以及提昇校園和社區閱讀風氣的努力,都歸功於各界捐書者的無私奉獻,及崇文國小。推動本計畫的崇文國小校友絕無意邀功。

來看看這些書單吧,從科學、環保到世界文學…,精裝的套書不少呢!在這裡感謝圖書館主任和志工媽媽們整理圖書的辛勞。

Morning Reading 10 Mins 晨讀10分鐘   環保家園‧珍惜水資源:阿奇船長尋寶記

《晨讀10分鐘》                            環保家園系列《珍惜水資源:阿奇船長尋寶記》

親愛的老師家長們,為孩子保留晨讀的10分鐘吧。我們誠心希望孩童小親近紙本書,在翻閱課外讀物書頁的過程中,跟著想像力馳騁,走入書中的世界〜

繼續閱讀

「木林森計畫」需要你!

Forest project need you!   藝術行動徵件 — 9/30報名為止

中國藝術家徐冰說:「在大自然面前,藝術、人類極其渺小,任何一件藝術作品,都沒有一棵樹偉大!」他呼喚小朋友,加入《木林森計畫:台灣》藝術行動計畫,畫下你的樹,透過募款回饋機制,它會長出一棵真正的樹,或成為和徐冰一同在博物館展出的果實。

一棵樹是「木」,兩株樹成「林」,三棵樹蔚為「森」,播種下心中的大森林,你就是今年最有創造力、實踐力的森林戰士!

以下轉貼一份《木林森計畫:台灣》的介紹,世界著名藝術家徐冰,與屏東三地門國小的小朋友共同進行的《木林森計畫:台灣》!

十年樹木

《木林森計畫:台灣》簡介

由徐冰工作室、靜恩德凱、屏東縣三地門鄉、Discovery頻道、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共同推動一項綠色行動計劃,今年首次在台灣進行,於屏東縣三地門鄉這處深具文化涵養的原住民部落中,撒下結合藝術、教育與環境護育的種子。

這場結合藝術、環保與愛心的活動,即日起開始歡迎所有兒童一同參與!邀請所有小朋友下載徐冰老師所設計的教材,一起創作樹木圖畫。

徵件活動 繼續閱讀

掛在樹梢的真心話

 

「這個世界的問題在於,我們把家的圈子畫得太小了。」

──德蕾莎修女

在今年度捐贈給母校的書籍裡,有一本傳記《泰蕾莎修女》。因為是較早期出版的書,當時將Mother Teresa譯為泰蕾莎修女。後來在台灣出版的中文版,多半譯成德蕾莎修女。譯名雖然有異,但指的都是一生始終與貧苦人在一起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

IMG_6887-1

上一篇文章提到,福島核災發生到現在,屆滿兩年。今年,因為台電不斷增加預算、核電機組頻出問題,有關到底台灣用電是否非核不可?從政府到媒體、民間,很多人在討論「核能」與「公投」的議題。在我們的家鄉屏東縣,就有一座核三廠。你知道核三廠位在哪裡嗎?核三廠與你家的距離有幾公里,你算過嗎?位於地震帶的台灣島,一旦發生像福島那樣的核災,人們要逃到哪裡去呢?台灣擁有三座核電廠,但台灣的居民,你具備了保護自我身家安全的重要核災知識嗎?

街頭是一本書

「書香家鄉計畫」的網站,除了會不定期介紹校友們捐贈和校友們發動親情、友情攻擊募集來的贈書,還希望介紹一些特別的書。圍繞著「核能」的話題,接下來就介紹三種特別的書。

IMG_6928-1到目前為止,當我們說到「書」,大部分是指用紙張印刷製成的紙本書;有些書,則是寫在街頭巷尾的角落。3/9到3/10週末假日的台北,從中正紀念堂、博愛特區到凱達格蘭大道,宛如一本化身成充滿音樂、律動的大書。這一頁是爸爸牽著兒女,那一角落有媽媽阿姨帶著成長中的孩子外甥的畫面…。哇!光是台北市,就湧進了十萬人左右上街頭,那些身影,可以讓人仔細地閱讀呢!像以下這位爺爺說,他手上寫了「我是人,我反核」標語的圖案,是他孫子畫的。

 

IMG_6830 IMG_6768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台灣分會兒童小組,在環保署門口,和媽媽們以閩南語大聲喊出:「核電核電NO! NO! NO!」、「愛囡仔,不愛歹麼仔(ㄆㄞ  ㄇㄧ  ㄧㄚˋ)!」(愛孩子,不愛壞東西)。

 

很多面孔一看就可以猜到,他們自動自發來遊行,而不是被什麼團體動員來的人。他們純粹為了自己的子女、孫子們的未來,而走上街頭。

IMG_6794-1     IMG_6818-1

有的人從中學習了水平式民主,有的人只是想表達「免於恐懼的自由」,有人認為呵護地球生態永續的信念和行動都很重要。有的人想要藉此傳遞對親人朋友的愛。

IMG_6966-2

 

在風中的單頁書

IMG_6914-1

 

為了我的未來

請廢核

小學生的請求

 

 

他/她一筆一劃認真寫下的字句,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誠懇的請求,只有一個:請廢核。

這不是向著國家最高決策者所做的請求,而是向著所有會威脅到「我的未來」的一切而提出的請求。就像日本詩人菅啟次郎寫的:「山川草木不同意」──廢核不廢核,不是人類自己的問題而已。

IMG_6961愛因斯坦曾說:「所有科技的努力,總以造福人類,關切人類的命運為主要目的。」他說的固然沒錯,但其實也只說對了一半。因為,科技不能只自私地造福人類,而犧牲其他一切生物。更何況,核電的發明,到頭來是會毀滅地球的,並非造福萬物的好科技。

這個小學生寫下「為了我的未來  請廢核  小學生的請求」,以最簡潔的三行字,寫出未來世代的心聲。這一張紙條,可以看成是一頁的書簡,這一封信,這本在風中飛揚的單頁書,清楚地告訴世人:

他/她和任何人一樣,不可能置身核災威脅之外。就算政府要舉辦公投,但門檻很高,未成年的他不能投票,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所以,在三月九日這一天,他以他最真誠的宣示請求,向全世界公開表達了他對核電的意見。

這個小學生,或許已明白,個人雖然渺小,但是他/她自己的未來,應該由他/她自己決定,不該隨便讓別人為他/她決定。他/她的聲音或許微弱,他/她的個子或許矮小、不起眼,可是,他/她也許已了解,他/她就是一個小宇宙,一個完整的個體、一個無人可取代的生命。

這本書,高掛在樹梢,不只是想讓凱道盡頭總統府裡的人看見、聽到他/她的心聲;也許更希望春風載著它們,飛向更多人的眼前、耳朵裡,提醒更多人好好思考「自己的未來」呢!

IMG_6853-1 IMG_6909-1

歌之書

還有一種書,是靠口耳傳唱,以最真實的歌聲和情感,唱在風中,印在人們記憶裡的歌謠。這種口述之書,往往沒有文字,卻比書寫文化的歷史還要悠久。不過現在要介紹的,則是寫於1994年,透過網路找一找,就能聽到的日語歌《若狹之海》(詞曲/唱:姫野洋三),其中一段,翻譯成中文,抄錄在後,你不妨仔細玩味一下:

無嗅無味的輻射能

每天死命地不斷製造出來

直到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孫子的那一代

只留下一個被污染的世界

拼命地把夜晚弄得那麼亮

拼命地把夏天弄得那麼冷

還不夠還不夠  這樣竟然還不夠…

你如何撤離鴿子或麻雀?

 

在今年度的捐書清單中,有好幾本書與自然環境生態保護有關。第一本是已經成為生態環保經典名著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這本書在1962年由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所寫,揭發環境破壞深刻而尖銳的問題。第二本是繪本書《讓湍河流走》,講的是建設造成自然與人文環境的變遷(讓人想起美濃水庫的事來…),插圖很精彩,那一幅幅畫,與文章風格一樣,都不是聲嘶力竭,沒有強烈的筆觸,卻能引人細細思考。

Book cover 寂靜的春天

在日本311福島核災發生二週年的前夕,明天(3/9)在台灣舉行中南北廢核大遊行前,這裡特別要提兩本今年度的贈書:《台灣必須廢核的10個理由》,以及《車諾比的悲鳴》。前者是311後,旅日作家劉黎兒熱血著書並簽名的書,如果想要知道台灣核電存廢的爭議問題,可以透過劉黎兒這位身經311核災災民的親身體驗,以福島核災為例來思考台灣可行的方向;後一本《車諾比的悲鳴》,是報導紀實的書。紀敘蒐集車諾比之後,在當地生活與撤離的人們對事件的回溯。很多文章,都並非一句「很感人」就足以概括的。這本書曾得過美國國家書評人獎喔!

 

Lill Book 10Voice from Chernobyl

 

這裡我們引一段話來讀一讀吧!

 

「(…)一名紅著臉、結結巴巴的男孩──平常應該很安靜的那種小孩──問:『為什麼沒有人可以幫助動物?』他已經是未來的人類,我無法回答他的問題。我們的藝術都是關於苦難和愛情,但不是所有生物的,只有人類。我們不願降貴紆尊,動物和植物是另一個世界。在車諾比,人類不在乎其他生物。

 

我四處打聽,得知事故剛發生前幾個月,有人提出讓動物隨人一起疏散的計畫。但是怎麼實行?你怎麼安置牠們?好吧,也許你可以搬遷地面的動物,但是在土裡的蟲子和蚯蚓呢?天空的動物呢?你如何撤離鴿子或麻雀?你怎麼安置牠們?我們沒辦法提供牠們必要的資訊,那也是哲學上的難題,我們的思想在那裡產生變革。」

 

──瑟給‧古林 (攝影師) 出自《車諾比的悲鳴》(Voices from Chernobyl

 

每一本書的私密閱讀體會過程,就留給讀者你。但願與上述提到的這些書相遇的那一刻起,你也去想一想:

「你如何撤離鴿子或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