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魷魚絲味道的戰爭責任到短褲戰爭

幾年前書香家鄉計畫獲贈一本書《長路漫漫:非洲童兵回憶錄》,出生於西非獅子山共和國的作者伊實美.畢亞(Ishmael Beah,1980年)以親身經歷寫下一九九零年代獅子山共和國內戰期間的故事。看似稀鬆平常的某一天,毫無預警地改變了他的一生,被迫加入武裝衝突的戰爭行列,參與殺戮屠村,到獲救,內心人性交戰和心靈創傷療癒的艱辛過程…。

今天2月12日,看到法國電視台專題的特別報導,想起今天是「紅手日」(Red Hand Day,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the Use of Child Soldiers)),每年國際社會和各地的聯盟、非政府組織、個人與相關團體舉辦各類紅手日活動,以紅手印表達「停止召募和使用童兵」訊息,希望能喚起更多人對兒童被迫成為童兵參與戰爭衝突的關注。

A Long Way Gone: Memoirs of a Boy Soldier

在此引用出版社對《長路漫漫:非洲童兵回憶錄》的簡介:

出發去馬特魯仲那天早上,我們在背包裡裝滿了之前練習的歌詞筆記……因為我們本來打算隔天就回家,所以沒有跟家人道別,也沒告訴任何人我們要去哪裡。我們不知道的是,這次一離家,就再也回不去了……

熱愛嘻哈樂與舞蹈的畢亞萬萬沒有料到,短短一天與兒時友人離家參與才藝表演,竟讓他們與家人天人永隔……就在他們打算返家之際,卻傳來家鄉淪陷戰火的消息,原本純真歡樂的童年瞬間失色。在尋找親人下落的路途中,為了避免落入叛軍手裡成為殺人機器,年僅十二歲的畢亞與朋友們穿過非洲的叢林與荒野,在飽受暴力蹂躪的土地上四處流浪,途中雖不乏友善的村民熱情相待,但更多的是人們因戰火綿延而對他們產生的猜忌與敵意,讓他們屢屢遭逢生死關頭;孰料,在命運的捉弄下,他們最終還是落入政府軍手裡,展開了驚悚駭人的軍旅生涯……

本書曾獲2007年《時代》雜誌、《紐約時報》十大暢銷非小說,及2007年鵝毛筆獎年度最佳新人入圍作品與傳記/回憶錄入圍作品等多種獎項。筆者幾年前拜捐書者之賜,有幸先睹為快。雖看過一些戰爭題材的紀錄片,但讀過本書,才知道自己對世界童兵的現狀一無所知。畢亞其實屬於世界無數童兵中極少數的幸運者,因為國際兒童基金會的關係而存活下來,一九九八年移居美國,在紐約的聯合國國際學校(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School)完成高中學業,後畢業於歐柏林大學(Oberlin College)。是人權觀察組織兒童人權分部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在美國重新開始一個全新的人生。

1989年,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38條宣布:「各國應盡全力保證15歲以下公民不能直接參加任何軍事武裝活動。」然15至18歲的公民在作為士兵參戰時仍屬於弱勢人群。2002年該公約附加議定書生效,規定「各國應盡全力保證15至18歲公民不直接參與任何軍事武裝活動,並不會被迫徵召入伍。」(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on the involvement of children in armed conflicts)

然而,全世界至今仍有二十幾萬名兒童被俘盧被脅迫成為衝突戰爭的一員,其中非洲國家的童兵就佔了一半以上。比利時根特的聖彼得修道院(Sint-Pietersabdij),在去年即以童兵主題展出一場特展《14-18 短褲的戰爭》(War in short pants 14-18),以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七個國家的七位少年童兵的觀點,省思戰爭。

longbanneroikbfra_2

擔任聯合國兒童親善大使、《窗邊的小荳荳》的作者黑柳徹子與田原總一朗去年合著出版:《小荳荳和小總的戰爭》。黑柳徹子為這本書所寫的序文〈魷魚絲味道的戰爭責任〉,對於她接觸戰爭是從魷魚絲味道開始(數十年記憶猶新),有很特別細膩動人的描述。

出生在彥根的田原總一朗和出生在東京黑柳徹子同樣都是日本知名電視媒體主持人,田原總一朗也是新聞評論員,在朝日電視台主持的政論時事現場直播節目「討論到天亮」有很高的收視率。更大的共同點是:他們度過的小學時代是和戰爭重疊的時代。完全搞不清楚甚麼意義,卻跟著大家恭聽「玉音放送」,以及很厭惡戰爭這一點,兩人都相同。

黑柳徹子提到:對於甚麼都不知道的小孩,戰爭帶給小孩的是直到內心深處的傷害。而我們就是對這些有切身之痛的最後世代。因此,我們想要將經歷戰爭的體驗及和平的重要性在《小荳荳和小總的戰爭》這本書裡好好地說清楚。

9784062199940_w

可悲的是,對戰爭體驗有切身之痛的世代,在今天,更有小至三四歲稚齡的幼童,淪為童兵的身分!台灣各主要媒體,國際新聞的比例之少早已不是新聞了。對於台灣來說,童兵看來似乎遙不可及,但戰爭,從來沒有遠離我們。只要戰爭不曾遠離,兒童被捲入戰爭的可能性就存在。當戰爭一啟動,就不會依照你我的劇本寫啦!War is War, not a game!(戰爭是戰爭,不是遊戲!)

其實呢,台灣有太多人選擇當鴕鳥。主張台灣獨立喊了幾十年,政黨輪替都兩次了,眼下最現實的問題,主張台獨的人不可迴避的就是:必須誠實地說,有沒有持雙重國籍?必須誠心問問自己,真的願意將自己和自己家人子女的生命奉獻給台灣獨立而從軍(要拿槍打仗,可不是輕鬆的替代役或網路的筆戰!)嗎?真的願意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主張台獨的人,都應該公開宣稱自己捐軀的意願。

當然,自詡是天然獨的人,堅信可以和平建立台灣國的人,相信美國老大哥會以武力保護台灣的人,想必都不在少數。六百八十九萬票投民進黨堅持台灣要獨立建國的人,應該央求執政黨趕快宣布獨立,丟掉中華民國的臭皮囊,將他賜死才對呀。國會都過半了,台灣獨立建國依然是民進黨的黨綱,那麼宣布台灣獨立絕對是比年金改革、清黨產更亟需行動的歷史偉業!更何況,總統大人只要一聲令下,不待明天,立刻宣布獨立,不就成了?難道是建國基金還不夠?

ps. 在War is War, not a game! 之後的文字寫了又刪,刪的理由是不希望讓網站和計畫出現太多政治敏感議題,可是。最後決定拿來對照當總結,是因為:戰爭從來都是殘酷的,既然要實際,就應該開放思索勇於探討面對,不應有所避諱或逃避,如上述主張者一樣,道理相同。

.

4 thoughts on “從魷魚絲味道的戰爭責任到短褲戰爭

  1. 這個世代世界各地的角落
    仍然都持續著一些戰爭的故事
    有時看這些戰爭的報導都覺得很不真實
    感覺很多戰爭的原因都是當權者自己的問題
    保衛國家好像也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21世紀了地球人還在殺來殺去
    戰爭的事仍是老世紀以前不斷重複的事啊

    Liked by 1 person

    • 資源爭奪向來都是許多戰爭侵略的原因
      童兵就是被當成戰爭中的工具和資源

      黑柳徹子很小的時候就體會到
      自己童年(小學二年級)只是因為魷魚絲味道的誘惑
      去為年輕士兵出征的行列高呼萬歲(政府鼓勵孩童參加就有吃魷魚絲的獎賞)
      而反思自己對陣亡戰士和一場侵略戰爭幫兇的戰爭責任
      台灣卻有越來越多美化殖民主義和好戰的年輕人
      小荳荳和畢亞的痛苦經驗
      難保不會在台灣重現

      Liked by 1 person

  2. 畢亞的經歷是真實且血淋淋的一生傷痛, 但是長期處於號稱 “太平盛世" 的此一世代, 了解最多的僅是在網路上筆戰傷人, 此一戰鬥力是虛擬不負責任的 . . .
    童兵現象多麼不人道啊, 好戰之士為求自身慾望的極致與侵略性, 不惜把所有人拖下水, 無怪乎人類文明始終在進化與非進化之間游移掙扎. 讀來令人心痛.

    Liked by 1 person

    • 虛擬不負責的網路世界,反映了現實中人們其實心性多麼懦弱,而心中更沒有一把自律的尺。所以,雖小惡而為之,以為天不知,地不知,你我不知,行為者本人卻最不知道,任何行為的痕跡,就是其在世人生軌跡的一部分了。

      童兵現象還是容易理解的,日本安倍首相早在十年前初次擔任首相時,就以「美麗的正常國家」蠱惑民粹,與川普高倡「重現美國夢」很類似。近來捲入政治干涉校園和的醜聞,「愛國幼稚園」注入軍國思想的教育手段,就是一種處心積慮,在這類邪惡政治人手中,乍看似他國之內的家務事,最後就燒成了遍地焦土。

      所以,歷史永遠是大書, 即使像畢亞的遭遇,一頁歷史,永遠能讓人汲取對未來的啟示方向。記得前幾章描寫很細膩,非洲的習俗或愛玩音樂年輕人的心境,與在慌亂中埋葬無辜逝者等等對生死思索的情節,很動人。可惜身邊沒有書,無法引述…。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