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茶色早晨 Brown Morning of Total Island

 

在那一天以後,島,病得更重了。

根據島國御用科學家的權威理論,茶色是最適合島國生存的顏色。島王下令:染色島民,非茶異類。他們還大聲嚷嚷,島名當然要正名是茶島。島王也應該正名茶島王。不過,島王知道這不急。確實的色染全島,全面的排除異色,比較重要。 

 

我和死黨查理在陽光燦爛的咖啡館,像往常一樣伸懶腰,輕鬆打屁、閒聊,輕啜品味島國咖啡,舒舒服服享受悠閒的時光。這時,聽到查理說,不得不給他的老狗安樂死,我愣了一下。但也只是愣了一下而已。雖然看著忠心的狗垂垂老去,怪難過的,但還是該想到,畢竟活了十年,遲早要走的。

查理:「你知道嗎,我沒辦法硬說我的狗是茶色的。」

我:「唉,是啊,一隻拉布拉多犬,那不太像牠的顏色。牠生了甚麼病?」

查理:「問題不在生病啊,問題是,牠根本就不是茶色的狗。問題都在這。」

我:「甚麼?這一次,跟貓的問題一樣?」

查理:「對啊,一樣。」

 

從來我最討厭的,就是分甚麼顏色,無聊嘛!當然,新的島王既然下令貓狗要嘛都得染色,要嘛眼睛業障深的,那抱歉,只好,自尋了斷,像查理給愛犬安樂死。雜種貓、花貓、非茶色的獵犬…,通通都要自行處分,不然,等到別人動手…。想不到茶島王這麼親民,連我家的阿狗阿貓都管。 

其實,他們說,根據對位觀察,十幾二十年前島國就開始慢慢進行染色工程。從衣食住行到做夢,竟然都有辦法染!女人喝了茶色美豆漿,可以讓臉皮由黑轉白;茶色電台兼賣外送茶、艷茶水果,多聽多買我輩就更幸福啦。以前我老是把荼毒寫成茶毒,拜茶色黨之賜,從今以後寫茶毒,就是標準答案。 

歷史和國語課本也已全部換成茶色鉛字印刷,夠大手筆的。還有更厲害的,隨便去一家麵攤吃碗麵、吃早餐消夜都看到包油條剛剛好的茶色廢紙,天天免費送到店門口,一送好多年。茶色資本家,畢竟是在商言商。可是我卻到最後一刻才領悟,甚麼叫做免費的最貴…。 

茶色歌曲不會跳針,茶系列設計很容易得獎,茶色向日葵才有行情,茶色言論保證高收視率茶色太陽眼鏡、茶色隱形眼鏡..茶色終於成了島上的標準色,難怪看久了視覺自動調校色差。呵呵,看到沒?小朋友的眼珠子,都變天然茶珠珠喲!

島王得意洋洋,跟外人炫耀,她獨門深入骨髓的染功,舉世無敵。  

可是顯然茶化得還不夠徹底,不久,全島茶色孩童軍通通被組織起來了,看他們頭綁著「必茶!」的頭巾天真的笑著喊口號,有一點似曾相識的怪…。管他的,反正像我抓寶,大家好玩就好。 

查理卻憂鬱地說,出入島國很多館舍開始嚴格檢查、過濾每個進入館內人員的基因。只有擁有「茶色血型」基因的人才准進入調閱資料。從今以後,大概只剩下茶色資料可以參考研究了。 

但那些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還是照樣打屁喝咖啡…。

 

過了一陣子,查理低聲抱怨常吐槽顏色越來越少的《島街日常》莫名其妙被停刊、網站關了。那是查理每天早餐喝咖啡瀏覽接收國際的網站。我也跟他一樣,只好下載網路唯一的app《茶色傳媒》。 

甚麼時候起小黃也通通改成小茶,真不習慣。加班到午夜下樓幫老闆叫車時,和老大的黑色轎車分不清,會遭白眼。不對,會遭茶眼!怎麼說都無所謂啦。像漁民,賠了夫人又折兵後怎麼辦?大家聽說茶色讓人變耳聰目明,只要改漆成茶色漁船,還有搭茶色飛機、選茶色巴士旅遊,最重要的是,萬一怎麼樣,聘請茶色律師、茶色法官審案,連酒駕撞車,「茶色正確」,就可以保平安。嗯,查理說的沒錯,還是先把電腦平板和家裡窗簾都換成茶色。

那些都是其他顏色被排除以前,還可以自由選擇的事…。 

現在每個月都新增各種茶色稅。當然啦,水電、菸稅,只要是富國強島的名義,只有25k的我,還是願意多繳一些稅,輸人不輸陣咩,誰叫我愛島呢。人家半年換幾台茶頭座車,吃高級料理茶酒,網路卻只見婉君的制式茶經:因為人家有本事,不要眼茶,況且也只不過花了我個人XXk血汗錢中一點點說來害臊的稅而已。也對島主已恩賜茶色半天假,快過勞死的生活,好不容易喘一口氣,我很感恩。 

雖然連著幾個颱風,老家鄰居因土石流,房屋差點毀了,山路柔腸寸斷又斷糧斷水,餓得一天只吃一碗冷飯,但只要成為島王看上的茶色人民,就一定是受祝福的良島民。英明偉大的島王,萬歲!我們深信不疑。你不信嗎?反正我信了!當初,我就是這樣,感覺茶色黨比較懂我們年輕人的語言,所以就給他投下去啦。老姊還捐出飽飽的茶色小豬,送我一頂很夯的茶色帽,耶~來,自拍一張,討個讚 

不久,玩桌遊的朋友悄悄告訴我,電腦IP瀏覽歷程都要小心,手機好像被定位追蹤。他因為痛恨茶色,聊天老愛講反茶的用詞,到了晚上,哇 神奇傑克 竟常遇到茶色午夜的特別招待:也就是說被集中攻擊、癱瘓他的3C,駭到和全世界無法通訊聯繫。連充電都不行。 

這個比較困擾我,茶P的波多解解衣,來不及多備份幾款就下架。沒電沒遊戲怎麼度過茶色夜晚?可是,要我每次上網先鍵入茶色兩個字,這未免笑掉我大牙了吧。大數據相關單位可不管你。你給我乖乖敲,當作是通關密碼一樣,大概沒人會找你麻煩。賴來賴去時,先敲茶色,永保安康。 

可是想不到,很快地生活不再平靜了。查理被捕。是500個被捕當中的一個人。他不是連名字都改成茶理了嗎?甚麼?這還不夠?現在養一隻茶色叫忠犬的狗也沒用!太遲了!因為他有前科,以前養過一隻不是茶色的狗,就被捕了。島王的禁衛隊,現在越來越有效率,一分部隊,迅雷不及掩耳,讓你明白 the wily total island is watching you.  

當可以哈拉的人越來越少,我才注意到,最新公布的特別法律「島國反茶罪」跟我的財產有關。其中有一條法律是溯及既往的,不管哪一時期,只要不合島王定下的法律規定,曾經養過非茶色的狗,就算只養了一天狗就死了,哪怕是一隻地震時救命立下大功…總之就是對島國忠心耿耿的狗不是茶色的,就算違法,叫做「不當飼養」。我外婆的表叔家的大姊託給我的花貓,也算是我的財產。 

是,我以前幫她照顧一陣子黑白小花貓,鄰居都知道這件事。桌遊朋友警告我「茶房之下無隱私」後很快,我們就被查水錶,那次幸好我留茶色小貓應付(想想,我真的自身難保啊!),趁機沿水管溜下樓,才逃過一劫 

我哪裡是「不當交友」?可憐的查理已經被消失了。株連九族以外連祖宗八代都不放過,這這這些不是上個世紀廢止的勾當嗎?歷史重演你好茶,我好怕…。那個叫甚麼來著…茶心基因改造方程式。現在,外頭是茶色早晨。不要再大力敲門,你的意思我了解,不必催,我馬上就跟你走……。 

我現在真後悔,應該一開始就戴茶色眼鏡。不,我最後悔,沒把眼珠子挖掉、裝成茶色人造眼珠、換裝茶色心臟,用茶色舌頭說話! 

還有,人之將死,其鳴也善,讓我說最後的話:

島國已經是清一色,你還管人家強國也是茶色治國?濃茶淡茶,都是茶。

了嗎?

 

 

後記:

一本筆者很早就想介紹的書:Matin Brun《茶色早晨》。本文〈島國茶色早晨 Brown Morning of Total Island〉開頭一小部分及對話內容和結尾一小段如實引用參照Matin Brun原書內容,其餘更多的情節是取書中精神,融合現下環境和可預測的氛圍處境,做簡筆的島國版描繪。 

《茶色早晨》原書初版發表於1998直到2002年開始在法國引起討論。圖片右邊封面和文末的書腰是出自筆者手邊的日文版《茶色早晨》,2004年由大月書店出版 

matin-brun-cov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本書由擁有法國保加利亞雙國籍的心理學及兒童人權專家法蘭克.帕夫洛夫(Frank Pavloff構思撰寫。 有鑑於法國保守極右派的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候選人勒龐Le Pen陣營在法國總統通過第一階段的初選獲得極大勝利,法西斯極權抬頭的混亂中,舉國譁然,本書在法國引起熱烈討論迴響成為銷售超過一百萬冊的暢銷小書。很不幸的,至今,這部寓言故事依然完全符合當前的世界。 

筆者在2004年接觸閱讀的這本薄薄的日文版由知名翻譯家藤本一勇翻譯由凡生嘎婁Vincent Gallo特別畫了十四幅插畫結集成特別版本《茶色の朝》。《茶色早晨》的法文原文全部內容已開放於網路,可自由閱覽也有朗誦版可以聆聽和下載。

日文版書末有日本哲學教授高橋哲哉精湛的專文,他特別解說茶色作為納粹歷史象徵和法西斯隱喻的意涵,也提到很多人在了解現狀和問題的危險性之後,都習慣地問:「那麼具體上該怎麼做?」 

高橋哲哉認為,每個人的工作、性格、生活環境及社會責任等等皆有差異,要求一個具體的提示不僅有困難,更重要的是,「到底該怎麼辦?」的問題,還是要回到每個人自身去思考,自己去決定。否則連這點都需要別人的指示,那麼,這和依循國家或上級指示的方針行事的模式又有何不同? 

也就是說,正是應該從開始思考問題、不斷思索中,擺脫停止思考的慣性。 

筆者將Matin Brun法文書名翻譯成《茶色早晨》,是為了忠於原書名和意旨。之所以不採用香港去年才出版的書名翻譯《棕國好狗》理由是,香港版譯者如果不是不察,就是有意假借此書名強化鄙視,散佈仇恨的種子,那麼,很不幸地,這舉措正巧遁入另一種「茶色眼光」的不當示範! 欲討論極權專制獨裁之惡,取諧音影射對岸的同時,卻同時掉入以偏(政權)蓋全(人民)的蔑視者行列之中,筆者認為這是港版翻譯的一大敗筆。這本書的翻譯引介固然與香港人權大受打壓而亟欲爭取言論自由有直接關係,但這樣的書名翻譯卻成為反證,暴露其顯而易見的諷刺和嫌惡排斥的心理,而讓人不禁憂心,難道以茶還茶,重蹈吾島的覆轍,就是所有歷史反覆的宿命嗎? 

一如故事中的「我」,無論是集一人意志或多數暴力的獨裁專制,都是從每一個人「小小的妥協」中慢慢茁壯起來的…。英鑑不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寫於 中華民國105年國慶 凌晨

 

14 thoughts on “島國茶色早晨 Brown Morning of Total Island

  1. 確實現在世界國際局勢很混亂
    很多事讓人無法猜透無法理解
    可是歷史就是這樣走下去的
    有時也會想
    是人類自己的縱容造成所有事端的嗎?
    人類真的這麼無知嗎?
    可是看看歷史,,,,,好像是!

    感覺得出你相當憂國憂民
    就像一位愛國學者一樣!

    p.s.請問最後一句是"殷鑑不遠"嗎?

    Liked by 1 person

    • 總是謝謝妳熱情的手!只是雙手回握時,因種種因素又遲了好久。
      第一次有人這麼形容,稱學者不敢當。愛國更是萬萬不宜。以普世價值的是非為尺度,不以愛國為榮,這世界或許才能多一些理性,少一些理盲民粹。

      寫完文章至今,島上荒謬事一件也沒少發生,甚至類似的迫害戲碼又多了「凱文篇」。所以,妳會明白,妳所問的,最後一句,英鑑無筆誤,說成「菊鑑不遠」,也符合現在進行式。(今天從網路得知,甚至有位恰巧名為查理的人,時間在近十年前,也遭到「特別的關注」,尚待查證。)

      從教育看,茶風車劇團深耕勤跑,開進全島國中小,想來令人毛骨悚然,那儼然可以寫成「茶(ㄊㄨˊ)色(ㄉㄨˊ)校園」篇了。

      〈島國茶色早晨〉是預言嗎?只是備忘,不怕未來的人同一標準檢驗,評斷斑斑歷史的每一頁。

      Liked by 1 person

      • 是我表達的不夠好
        你之前一篇文章已表達過關於愛國這議題
        我也贊同的
        所以你說的對
        是"以普世價值的是非為尺度"
        憂人類的走向吧
        應該這麼說

        你這一解釋我就懂了
        原來"英鑑不遠"是有特殊意思的^^"

        Liked by 1 person

    • 謝謝,字句都是溫暖。近來很忙碌,所以沒有及早回覆。

      國慶日凌晨一口氣寫完,原本想過,後記宜另成一篇,分開貼文,因為兩篇的筆調截然不同。不過,這樣也正好成了對照吧。
      如果人們再視若無睹,社會繼續這樣演變,都可以寫成茶色系列了。

      Liked by 1 person

      • 妳客氣了~
        閱讀的力量深入靈魂深處,再不經意處悄悄顯現。 讀妳的寫作有種深呼吸慢慢道來的溫厚感。 群眾大多是盲目而行,接受公眾傳媒的影響太深,早已失去判斷本能… 可惜了。
          
        兩篇的筆調不同,相映成趣。 也是巧思~ ^^

        Liked by 1 person

        • 往往是隨著當下的情緒,不經意寫成的,不是刻意為之的啦,說巧思,有點汗顏了。

          既然來到這個園地,況且發現有錯別字,總是會忍不住改錯別字。
          欸,這真是個很容易討人厭的習慣,請不要在意喔!
          尤其誤敲的字是近幾年最常看到的「在再誤用」,「得的不分」,就忍不住又糾正起來。
          當然,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打電腦時難免誤選了字,在不經意處,錯字悄悄顯現,卻已發出去了。

          Liked by 1 person

  2.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我在首頁上看到一本書的標題「我們在此相遇」 (Here is where we meet),請問作者是哪一位? 你覺得適合十五歲左右的青少年閱讀嗎? 聖誕節快到了,我準備買書給學生當禮物~
    謝謝!

    Liked by 1 person

    • 妳真是位好老師。
      我已嘗試在下一篇文章提供拙見,就斟酌參考吧。
      青少年的年齡還屬於柔軟而充滿想像力的階段,而那本書確實適合靜下心細讀,才容易品味約翰伯的文采風格。

      網站封面使用的《我們在此相遇》封面照片,之所以看不到作者的名字,
      是因為那本是從圖書館借來的(有編號),才以書籤遮住。
      至於書籤的出處,可看這一篇:
      https://bookdonation.wordpress.com/2013/09/25/%e4%be%86%e8%87%aa%e6%b5%b7%e5%be%b7%e5%a0%a1%e7%9a%84311%e6%9b%b8%e7%b1%a4/

      Liked by 1 person

      • 太感謝了! 新文章不之怎麼看不到,我過幾個小時再來試試。
        我搜尋了《我們在此相遇》,這就是今年給學生的聖誕禮物了! 好期待! John Berger 還有很多其他的作品耶! 謝謝妳介紹這位作家~

        • 文章已重新歸位了。

          約翰伯格好幾本書都有中文翻譯,可惜恐怕多已絕版了!也都是我的珍藏。《另一種影像敘事》是攝影文集,攝影和文字都很精彩(圖書館可能找到的話,無妨借來一讀。)

          又如《留住一切親愛的》及《A致X 給獄中情人的溫柔書簡》,都是以溫柔的眼和心關懷世人的傑作。我想,約翰伯格是目前在世、經歷二戰的最後世代,他的書寫給予世人的禮物,比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成就更大。

          Liked by 1 person

  3. 自由は突然なくなるのではない。だんだんなくなっていくんです。気がついたときには酸欠でどうにもできなくなっている。はじめのときを気をつけるしかないのです。自由が侵されそうになるあらゆる兆しに、厳しく監視の目を向け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のです。

    宮澤喜一 (日本元首相) の『21世紀への委任状』(コミック誌 『ビッグコミックスピリッツ』)より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