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國茶色早晨 Brown Morning of Total Island

 

在那一天以後,島,病得更重了。

根據島國御用科學家的權威理論,茶色是最適合島國生存的顏色。島王下令:染色島民,非茶異類。他們還大聲嚷嚷,島名當然要正名是茶島。島王也應該正名茶島王。不過,島王知道這不急。確實的色染全島,全面的排除異色,比較重要。 

 

我和死黨查理在陽光燦爛的咖啡館,像往常一樣伸懶腰,輕鬆打屁、閒聊,輕啜品味島國咖啡,舒舒服服享受悠閒的時光。這時,聽到查理說,不得不給他的老狗安樂死,我愣了一下。但也只是愣了一下而已。雖然看著忠心的狗垂垂老去,怪難過的,但還是該想到,畢竟活了十年,遲早要走的。

查理:「你知道嗎,我沒辦法硬說我的狗是茶色的。」

我:「唉,是啊,一隻拉布拉多犬,那不太像牠的顏色。牠生了甚麼病?」

查理:「問題不在生病啊,問題是,牠根本就不是茶色的狗。問題都在這。」

我:「甚麼?這一次,跟貓的問題一樣?」

查理:「對啊,一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