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邊的岩崎知弘(となりのちひろ)

以前在〈怎樣的生活養成怎樣的孩子〉文章裡提過,會介紹岩崎知弘這位對世界兒童繪畫貢獻很大的畫家。〈窗邊的岩崎知弘〉雖是筆者一篇舊文加補充,趁著暑假,不妨來欣賞幾幅岩崎知弘的畫作吧~

chihiro 1

窗邊的岩崎知弘(となりのちひろ)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黑柳徹子有一本自傳名著《窗口邊的荳荳》(日文書名是 となりのトトちゃん,三十年前的中文版書名,現在出版的書名已改譯為《窗邊的小荳荳》),讀過這本書的人大概對這本書封面岩崎知弘的插圖有印象。岩崎知弘的繪畫就隨著這本書翻譯風行台灣,當時台灣到處看得見最多的就是她筆下所繪的少年、少女的書籤。這篇仿黑柳徹子書名而定的標題原是《窗口邊的岩崎知弘》,趁修改增補就改為《窗邊的岩崎知弘》。

岩崎ちひろ(Iwasaki Chihiro, 1918-1974),在她的正式網站使用的是「岩崎知弘」這個名字,以下就以這個漢字名來稱她。

第一次親眼欣賞岩崎知弘繪畫真跡,是在參觀岩崎知弘美術館(Chihiro Art Museum Tokyo)時。這座佔地不大的紀念美術館,是她生前的住家,位於東京都練馬區石神井安靜的住宅區內。此外,在她母親的家鄉長野縣,也另設有姐妹館安曇野美術館,那裡展示並收藏來自世界各地著名兒童畫家的作品。若不是在岩崎知弘美術館目睹她種類多樣的創作作品,了解畫家的生涯,我對她的認識也許只停留在《窗口邊的荳荳》,和書籤上以孩童臉龐為主的簡單構圖居多的插畫作品而已。

1974年的8 月8日岩崎知弘因肝癌去世,享年五十五歲。今年(2008)適逢她誕生90週年,東京石神井的本館和長野縣的姐妹館,都有慶祝她冥誕90週年的創作繪本展、與她的繪畫有相當淵源的小林一茶的俳句研究、世界繪本畫家等等相關展覽。

Chihiro 3 窗口邊的荳荳

很有繪畫天分和運動細胞的岩崎知弘,在當時家境算不錯,小時候在鄰居家看過岡本歸一畫作的雜誌之後就深深著迷,14歲時母親雖讓她拜師學畫,但反對她進美術學校就讀。她後來只好進哥倫比亞洋裁學院就讀,同時也開始學書法。二十歲時,隨媒妁之緣招贅的夫婿同往當時日本扶持成立的偽滿州國大連赴任就職,隔年丈夫去世後獨自返國,並在東京家遭空襲全毀後往信州避難,在母親的故鄉迎接日本戰敗。隔天起岩崎知弘便開始寫了一個月的日記,她在日記裡寫下杜甫詩「國破山河在」,並在日記本裡開始畫起素描草圖(親筆的日記保留到現在)。

1949年她決心以畫家為職業,同年與松本善明相遇,翌年結婚。1962年起她將創作主力放在水彩畫,而在當時重視文字更甚於圖畫的時代,她開始以繪畫為重心來發展繪本創作,並呼籲重視畫家著作權。1972年獲得波隆那國際兒童書展大獎。

從日本戰敗後,岩崎知弘開始走上被父母阻撓而夢想多時的畫家之路,也因此為世人留下相當多動人的作品。見過原畫的人,更可以直接感受那些水彩畫的筆觸配色絕佳,水墨暈染也一樣都簡潔不贅。 從手拉母親的細微姿勢描寫,每一幅畫的筆致線條與色彩調合,都讓人見識到岩崎知弘獨特的觀察力,筆觸構圖都相當細膩。但是,她筆下一雙沒有瞳孔的眼裡,無辜的眼神飄忽,眺望著不在的世界,為什麼透露出的純潔童心會令人油然輕輕嘆息起來呢?

Chihiro 7 cropped-iwasaki-chihiro-1.jpg

見過原畫的人,相信都能從畫中深深共鳴、會心畫意裡無邊無境的溫柔。 而這樣的溫柔,或許不只是從成為母親和戰爭的經驗中汲取就足夠的。岩崎知弘本人就說過:「自己的繪畫和俳句很像」。她從小閱讀的經驗中,俳句占了重要的角色,我想這對她人生和創作的影響應該很大。

有「最短的詩歌形式」之稱的俳句,以「五七五」形式,僅僅十七個音就構成一個自足的世界。在最精簡的描寫中,許多豐富的想像都從此展開。這樣的俳句精神,也像岩崎知弘在畫裡,慣常構圖佈局的特色之一:留白。

留白,即是留給人餘裕。如果沒有寬闊的心胸,恐怕是難以在呈現自我的意欲中輕易退一步留給人沉吟的空間和品味的時間。不是往往在表現中陷於自我膨脹,就是以才能咄咄逼人來壓倒人。如果生命中沒有累積夠多的人生悲歡經歷,恐怕也無法創造出充滿意象與深度的留白世界,則表面即使營造再甜蜜的詩情畫意,看似一派天真無知,美則美矣,作品便不耐看,容易流於空洞無味。

Chihiro 6

我初次聽到「俳句」和小林一茶的名字,也是在受到「俳句」和小林一茶影響的黑柳徹子《窗口邊的荳荳》這本書裡。這本書翻譯成多國語言版本,岩崎知弘的畫風、性格,和她對戰火下無辜兒童的關注,以及對世界和平的信念,又與黑柳徹子相契合,因此,擔任聯合國UNICEF大使多年至今的黑柳徹子,就曾經擔任Chihiro 美術館的館長。現任的美術館長松本猛,是岩崎知弘的兒子,繼續母親遺志,為世界繪本畫家和兒童而努力。

岩崎知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從首都東京「疏散」到信州,正是她母親家鄉和俳句詩人小林一茶出生地的長野縣。「戰時疏散鄉間」,在日文稱為「疏開」,是當時正值青少年,而目前已七、八十歲的日本人生命中難忘的體驗。如野坂昭如的半自傳小說,後來由高畑勳拍成同名動畫電影《螢火蟲之墓》,就是描述戰時逃難鄉下的悲慘故事之一。戰時疏散到鄉下,是岩崎知弘一生中深刻的體驗,這也是為什麼後來越戰爆發時,她不顧罹患痼疾,急於創作出版《戰火中的孩子們》(是她生前的遺作)的緣故。岩崎知弘正是用繪畫的方式,控訴戰爭剝奪孩童應享的權利,並藉此表示她對戰爭的最大抗議。

Chihiro 5 岩崎知弘

如果不了解岩崎知弘成長的家庭教育,和她度過戰時在中國東北的生活所見、「疏散」時迎接日本侵略亞洲戰敗的那些體驗,正是感受性與創作欲最豐富的青春時代,那麼,是否能夠深入理解岩崎知弘戰後用畫筆關懷孩童,以繪畫走向世界的決心?

是否能了解她致力於維護「日本憲法第九條」的信念從何而來──而且,許多喜愛她作品的人,又是否會因為喜愛她而除了簡單愛好和平的口號以外,進一步去明瞭「日本憲法第九條」說些什麼?以及第九條對兒童,對全世界兒童的真正意義?

創作的時代背景,帶給創作者什麼限制,當然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創作,如果無視這些因素,那麼,恐怕無法深層領會她藉創作賦予其中的深意吧!

而這一切世界的真實和誤謬,是大人們應該努力以雙眼勇敢了解、指認的,不該讓無辜的孩童在還懵懂時,就從成人引發的戰火中以血以淚看清!岩崎知弘藉由畫中孩童那一雙雙並不清晰的瞳孔,至今仍向著世界的成人們傳達值得細細體會的訊息……

Chihiro 2

 

增補: 「日本憲法」是戰後的一九四七年五月三日制定的,其中第九條的條文,日本向世界明白宣示了永久放棄戰爭國家的存在及非戰的決心,因此又被稱為「和平憲法」。在日本自民黨長年執政以來,窮兵黷武的軍國主義右派的首相處心積慮要修改日本憲法,更不顧超過六成以上國民反對和抗議,為的就是漸進修改第九條,激起許多日本良識之士的憂慮。因此2004年,德高望重的哲學學者梅原猛、評論家加藤周一、鶴見俊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等多位作家正式發起「九條會」,致力於提醒日本人勿重蹈覆轍,捍衛和平憲法,讓日本能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的典範,永遠放棄戰爭。在日本各地也有許多自主成立的「九條會」。

IMG_0784 攝於東京 大學校園反對改憲的國際反戰集會海報

每年八月是日本大肆追悼廣島和長崎原爆受害與「終戰」的月份,尤其八月十五日日本戰敗這一天,日本街頭總會看到特別多右派擁護軍國主義的車隊呼嘯來去,在靖國神社和各大車站廣場前演講,以絕對被害者的立場,宣稱侵略亞洲的戰爭是「為生存而自衛的戰爭」(下圖右公然標舉著可恥的: 大東亞戰爭是自存自衛的戰爭),看不到任何作為加害者對侵略亞洲的反省。

IMG_1153 IMG_1156

不幸地,台灣步入日本的後塵,隨著有過戰爭體驗世代的凋零,台灣年輕世代對歷史的認知偏誤更嚴重,歷史的書寫從稱日據到改稱日治,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對歷史詮釋的主體錯亂毫不以為恥,從教科書和各種傳媒美化殖民的謬論,這與歌頌軍國暴力帝國主義只有一線之隔。殖民者史觀在台灣卻已是深植入年輕世代,實在令人深感憂心不已。近日國史館拒絕開放給港澳大陸特定地區的研究者研究史料文獻,則是另一種荒謬和開倒車。有沒有泱泱文明國度開放的胸襟,只在一念間,新政權卻是充滿恐懼自卑和顢頇高傲的心態,選擇鎖國的做法防堵歷史真相的研究,實在可悲。與學術自由背道而馳的這種鴕鳥作法,放到國際則又是學術上的大笑話了。

 

(寫於 2008.8.8 修改於2016.8.2)

圖片資料和畫家的生平參考岩崎知弘美術館網站(中文說明):

http://www.chihiro.jp/global/zht/index.html

註1: 黑柳徹子,還有一個身分是媒體人,屬於日本長青電視藝人,自電視開台以來就縱橫日本媒體至今已逾八十歲。就像張小燕和台灣電視史是分不開的一樣,她們都見證也創造電視的黃金時代發展直到現在,都屬於元老級的電視媒體人物。

註2: 《窗邊的小荳荳》這本書目前還沒有人捐,倒是有捐書者在前年捐贈過一本大江健三郎的書給書香家鄉計畫,有興趣的讀者可到崇文社區圖書館的架上找找看~!

 

3 thoughts on “窗邊的岩崎知弘(となりのちひろ)

  1. 這些畫作看了真的覺得很溫馨很讓人喜歡
    我們家也有窗邊的小荳荳這本書喔
    岩崎知弘的兒子也相當有心
    才能把母親的作品保存這麼好

    希望我們上位官員們
    頭腦能清醒一點
    不要只是鬥自己人很狠
    對外完全不行@@"

    Liked by 2 people

  2. 那本書很暢銷, 所以很多人看過^_^
    岩崎知弘的畫裡有一種溫度
    很耐人尋味
    東京的那間美術館就是安安靜靜,小而美
    想必是館長繼承並遵從繪本畫家的初衷
    所辦的展覽也都用心

    至於百日不到已讓人感到失望…
    6894744人中還有很多不放棄希望,
    也不想想一再製造問題的人剛教訓說:
    答案就在各位身上!

    歷史總是重蹈覆轍,而人總學不會教訓的

    這篇關於岩崎知弘是寫於八年前
    如今日本又再次讓極右的人上台
    台灣也是,而且更沉淪了

    賣台詐騙集團有苦民之所苦嗎?
    披著羊皮的狼忙於吸乾他們所不承認的國家的資產
    赤裸裸坐地分贓國營企業轉入財團手中,美其名民營化
    文化歷史被竄改,
    掌握一切史料和歷史詮釋權的研究者教育者一再眛著良知護主違憲
    文化斷根的革命大戲他們演得起勁
    看得我們是心驚憂慮
    國可以亡,只要文化還在!
    然而一旦放棄文化主體性,甘於緬懷歌頌任何一個殖民帝國者,
    那只配稱為奴,
    影響就深遠了…

    選擇不聽不看不說不思考的人還多著、還心甘情願一再被騙
    怎麼說呢?
    光是怪狼狡猾奸巧是不盡公平啊
    一個個人識人不明的嚴重後果
    就是鎖國自絕後路,還要無辜者一起陪葬

    總之,不管任何政黨上台
    人民和媒體最該監督的還是執政黨!

    但這一切人微言輕,像是狗吠火車
    也許八年後得再來寫: 沒有最沉淪只有更沉淪?
    唯有時間會還歷史公道!

    Liked by 2 people

  3. 其實我一直覺得
    日本政府從歷史中根本未學到教訓
    而且懦弱不敢承認自己做過的事
    不過他們的文化確實保存得極好
    政府民間都有心

    台灣的媒體也是很糟糕的
    加上政治素質實在太低了
    我覺得台灣仍一直會是目前這種混亂的狀態,,,,,,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